“新兵”助学志愿者

查看: 日期:2020-07-06 【字体:
2020年元月至春节期间,我在新浪博客偶然发现志愿者丁立东;他,在博客里发表博文,引起我的好奇心。其中有一篇《支教第一次家访》,记录了他十多年前在贵州山区支教家访的一个过程。这篇博文,我前前后后读了十多遍......

在“疫情”最严重那段时间,我把丁老师发布的博客博文看了一篇又一篇。有的是各大主流媒体对他在支教的报道,还有的是他亲手创立爱心助学网,走向全国多个省资助贫困学生,帮助残疾人、敬老院和其它弱势群体献爱心的报道。

他十多年如一日,坚持不懈奋斗,以自己助学济困的模范行动,感召了千余人多人加入到志愿者队伍。截至2019年12月,已成功结对资助各地学生两千多人次。连续12年走进了各地学校几十次,捐赠各类助学物资千万余元。

平时,很喜欢帮助别人的我,被丁老师这些事迹深深地吸引了。在没有得到丁老师允许的情况下,我主动开始转载,开始是一周转载一篇,后来是三天转载一篇。

每次转载来,首先自己从头到尾读一遍。到了3月7号,我看到丁老师又发布了一篇《汉藏一家亲,单亲老阿妈含辛茹苦育出三个大学生》的博文,博文讲的是帮扶资助西藏日喀则丹增顿珠的过程,等这个学生考上大学后,丁老师又亲自到大学里看望。

等到了3月10号,丁老师又发布了一篇博文《彝家大姐患绝症 三兄妹圆大学梦》,这篇博文讲的是丁老师在支教期间与龙超群一家人那种亲密无间,后丁老师又把姐弟两个又资助的故事;

几天之后,丁老师在4月18号又发布一篇《苗家子弟出身贫寒 拼搏攻读研究生》,和20号发布的《沙窝窝里飞出的“金凤凰”》,分别讲的贵州大方县王松和内蒙古乌审旗刘美霞的资助故事。

这期间,我又读了多篇贵州省主流媒体报道丁老师支教结束后,得知自己学生杜雪患了重症,他辞职来贵救助杜雪的事迹,这一幕幕,再一次震撼了我。

受丁立东老师先进事迹的感染。我在5月5号下午,主动给丁老师博客留言,请求资助一名贵州或是西藏贫困学生,自己想成为一个“新兵”助学志愿者。

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丁老师当晚八点多给了回复。当天晚上,我们两个“一家子“丁加了微信好友。第二天,我在“一家子”网上挑选了一名西藏大一学生来资助了。八号那天,我把资助款也转给了学生银行卡...

每天来丁老师的博客访问的博友有一大批,我看到,有大量的留言和评语。我也看到有好几个博友在转载丁老师的博客博文。丁老师的博文,在新浪博客中刮起了一股爱心助学之风...

我的几个博友时常跟我聊天说,那个“志愿者丁立东”真了不起。每到这个时候,我就向朋友们特别推荐我转载的丁老师的博文。

6月初,丁老师给我来电话说:“一家子大哥,您这么喜欢做助学,那就来助学部做一名助学部长...”我连忙说:“这个不行吧,我刚刚加入,又是新人,啥也不懂。”丁老师说:“我看你肯定行,你看看,1975年,国家让陈永贵当国务院副总理,人家也没有文化......”

丁老师继续说:“在这里,只要你有一颗仁爱之心,不问你有什么文化程度,多大年龄,更不问你的出身...”

通过两三次与“一家子”丁老师的交流,我被丁老师的真诚感动了。决定跟随”一家子”丁老师,在我有生之年,愿意把余生献给助学慈善。

上个月中旬,微信群里通知要开助学组织内部会议,各部门主要负责人,要聚集在网络上。这是我生平也是第一次参加网络助学“腾讯会议”。兴奋的几天几夜没有休息好,寻思想象着开会的情形。

私下听丁老师介绍说,参加会议的有在校大学生(被资助学生)、企业老板、公司高管、私企老板、个体者、也有社会大学生刚过毕业的、也有和我一样退休的...

在网络腾讯会议上,大家纷纷发言,人人献言献计。每个人都要发言,会议开得有声有色,会后,第二天,秘书长还发布了前一天晚上的会议决议纪要,是大家一致通过的一项项决议,也在一步步在实施中。

这不,最近几天,我在新浪博客发表了博文《助学济困 善莫大焉》,博得了博友们好评与点赞。在微信朋友圈,我也在转发我们组织微信公众平台文章,已经有不少博友和微友有意向要资助学生。

昨晚,一个微友已经浏览了网上被资助学生信息资料,有意向帮扶一名贵州籍学生;另外还有三个博友也要资助资助学生,一个说要资助内蒙古学生,还有两个说要资助西藏藏族学生。

“众人拾柴火焰高”,真诚希望各路好朋友,能为助学助力,让山区留守儿童因为有您而改变他的人生。

我曾经是一名军人,在部队干了二十六年。昔日,我是一名老兵,保家卫国。在未来的日子里,我这个“新兵”助学志愿者,将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,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志愿者。



 作者:丁琳(助学部副部长)

助学部电话: 18921888981

地址:中国.重庆

管理网站 网站备案号:渝ICP备13007371号


在线客服QQ代码